您的位置: 首页> 集团新闻> 媒体报道

《奔跑吧》热巴变身欢 与3个哥哥轮流同床睡

你是哥哥,要让着妹妹

布鲁克林与超模女友被曝秘密分手,疑因贝克汉姆棒打鸳鸯 subtitle

为何救我的是明律,我还提前遇见了明玥筝?难道人设的改变让我的命运轨迹改变了?可我还是遇见了女主——我到底是脱离了这条轨道,还是被置身于另一条轨道?我究竟,是主动,还是随着小说被动?现在想这些也没意义,反正我就躺在这床上,也不能怎么样了」「怪不得哥哥没考上进士」「没办法,志不在此,」二哥轻轻敲了一下我的额头,「你哥哥我,不适合诡谲多变的朝堂,当个小捕快才是自得其乐」「那明律是哥哥说的诡谲多变之徒吗?」我问「他嘛,他大概是不一样的,大家都说明公子是真正的君子——阿芷,你晕不晕?我去看看汤药好了没有,你先好好歇着」「哥哥——」我喊了他一声「什么?」二哥又转回来问我,我叹了口气,说:「哥哥不要告诉父亲母亲我落水了,还好这次回来母亲不在,要是他们知道了,我怕我会被禁足……」「好,你好好休息,哥哥不会让你被禁足的,」二哥揉了揉我的头发,「我去端药过来」「嗯」我乖巧地对二哥笑笑二哥离开后,我躺在床上,甚是疑惑。

小丫鬟急出了眼泪,口里念着:「小姐摔糊涂了,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我忍俊不禁地轻轻地弹了一下她的额头,转念一想又问她:「你才糊涂了,怎么连小姐的名字都不知道了呢?」小丫鬟看着我,擦了擦眼泪,噘着嘴,委屈巴巴地说:「我当然知道,小姐的闺名是『芷』,就是《楚辞》中的香草「哎哟」我连忙爬起来,揉揉我的额头,居然肿起了一个包,旁边的小丫头赶紧查看我的额头,诚惶诚恐的,我看着不忍,便安慰她:「我没事,你别担心」我顺手揉了一下我的包,居然会痛「小姐咱们还是请个大夫来上药吧,破了相可不是闹着玩的……」她说什么我没有听进去,只是一直揉我的额头,痛觉清晰——这不是梦我呆呆地看着小丫鬟,问道:「我叫什么名字?」也许是眼神呆滞,小丫鬟瞪大了眼睛,一脸难以置信,带着哭腔:「小姐啊……你怎么了?」兴许是觉得我摔傻了「我难道是明玥筝吗?」我问她我可能是穿越到了书里,而「明玥筝」则是我最近看的书的女主小丫鬟摇摇头「那我是谁?」我仔细地想小说里还有哪个女孩子。

男主把路芷的死归结于女主一家,一方面利用明家的势力登上太子之位,一方面伤害女主明玥筝」芷?我在脑中写下这个字,却想不起有这个人,猛一抬头,看见房门外的灯笼上写着「路」字,那么我也许是叫「路芷」路芷,路芷……我想着想着,脑中出现三个字——白月光她是男主的白月光,在小说中没写几页就死了按照小说情节,路芷是某个官员的女儿,初见男主时不慎落水,被男主所救因路芷面容姣好,所以他对路芷一见钟情了他那叫喜欢她吗?他那是……不出所料,男主是位皇子,名叫李砚,之后打听清楚路芷的身份,便向她父亲求亲了,几经周转也成亲了,虽然她只是个侧妃,但是前期男主最爱的还是她跟其他小说的皇子男主一样,他立志要做太子,一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之后又勾结了很多大臣,包括丞相,女主就是丞相之女后来路芷生下了李砚的长子,却被人下毒,吐血而亡,包括她刚出生的孩子,也一起死了她的故事只有这么多,生命终结,故事也终了。

而且他太厉害,可以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几乎整个京城都被他玩弄于股掌之中渐渐地他终于发现了女主真的很爱他,可女主到最后却死心了,离开了他最后他们还都活着可是我死了啊看完这个女子短暂的一生,觉得若是不嫁给李砚,只是嫁得一个寻常夫婿,或许不会抱恨而终从前就想着,穿越应该是件顶好玩的事,反正现代人在已知中总能混得风生水起——可好不容易穿越一次,我竟然是个这么容易领盒饭的角色在这里摔一跤尚且会痛,何况是吐血而亡我碰了一下我额头上的包,又诚惶诚恐地按住胸口,仿佛下一刻我就会吐血,不由打了个寒战他身边太多明枪暗箭,一不小心就会遍体鳞伤。

「阿芷似乎有些……奇怪……」姜嘉儿小声说道我欣赏这样的人,但如果以后是我的夫婿,这样的人只让我害怕——万事能舍,倘我有幸不死,岂不能舍我?他又焉能只心悦我一人?好在我穿越来的时候,路芷还没遇见李砚首先要思考的是,李砚为什么会喜欢路芷首先是,见色……不,一见钟情,要避免这一点,就要避开落水——我是同家人去城外的宅子避暑时,因为贪凉想踩踩水,没想到突然抽筋了,然后差点溺死,我的小丫鬟吓得要死,却不知怎么救我,只是一个劲地哭,如此大的动静,终于引来了男主现如今是春天,离夏天也还远着,不由有些松懈下来,不去想这大祸临头的事情,每日只管带着我的小丫鬟言言出门和各府小姐一处玩耍,虽然我许多东西不会,但是好在我之前学过笛子「阿芷,我可不晓得你原来会吹笛子的,而且,这曲子,我也似乎没有听过,」说话的是东道主黎宛宛,「不似我先前听过的柔美,倒有一种潇洒恣意之感」我吹的是《沧海一声笑》,因为除了这首,我还会《贝加尔湖畔》以及《恋爱循环》……想来这「异域风情」,会费我一番解释,便挑了这一首「此曲名为《沧海一声笑》,就是恣意江湖的感觉,真乃豪情万丈也」我笑道,便倒了一杯茶,一饮而尽一抬头却发现小姐妹们都看着我。

贺梅洲是我最欣赏的一个女子,她长得好看,对事对人总有很独到的见解,也擅长许多的才艺,却不会以此自夸,若是你叫她教你,她必定倾囊相授「你最近是看了什么武侠话本吗?转性如此之快?我只道我们几个之中,唯有你还有点温柔的样子」贺梅洲指如削葱根,堪堪捻起茶杯,慢悠悠地浅呷一口我看她捻起茶杯的动作看呆了,这才是大家闺秀的样子吧随后我又进行了思考听言言说过,路芷是一个温婉可人的女子但是我脑中灵光一现——我要是改了人设,这下李砚就算救了我,想必也不会对我感兴趣了可行但是我作为一个从小到大温婉了十七年的女子,怎么能说变就变啊,不然路家二老怕是会请人帮我驱邪……于是我又好好地跟着我的小姐妹多学了几样技能,好歹能装装样子渐渐地,我对这些小姐妹大致有了了解。

「你故意的她同我是最要好的,我很喜欢和她说话姜嘉儿嘛,太过没有性格,看起来谁都可以欺负一下黎宛宛是个理想主义者,惯会胡思乱想的,我却很喜欢和她做朋友,因为她家是土豪但是事情的转折点似乎提前了,就在这个繁花落去的季春,我落水了我们的小姐妹群里,有个讨厌货色宋琳琅,一面说不想与我们这些小门小户的女子一起玩耍,却总是企图成为我们的群主,本来她针对的是美貌与才华并重的贺梅洲,但是我和梅洲要好,便怼了宋琳琅几句,让她失了颜面,惹怒了她按照小说人设,路芷是不会像我这般鲁莽且尖酸的,这就是为什么无论是谁,就算说不上喜欢她,也绝不会讨厌她的原因那日我们起了个诗社,约在相思湖畔,本来想等晚上放几盏花灯,作别春天虽然还没到晚上,我已经迫不及待地在湖边放起了花灯,宋琳琅在我身旁,一直瞪着我,我也回瞪她,她便掬了一捧水,把我的花灯灭了,得意扬扬地看着我学会刁蛮任性并不难,我也掬了一捧水,浇在她身上,谁怕谁啊。

」黎宛宛狠狠地瞪了一眼宋琳琅,后者则是不敢看我」宋琳琅指着我,果然是被骄纵惯了,我昂着头笑道:「宋小姐好聪明」她虽气恼,却不知该怎么对付我,反正大不了她也掬水泼我呗刚蹲下想另放一盏灯,背后被人使力推了一掌,加上那石桥并没有护栏,我便掉下水去,顿觉身上一凉,鼻子灌了水那湖看起来不深,实际上已经高至我胸前,加上我是被推下去的,站不稳,也无处可扶,水渐渐把我淹没,根本挣扎不起一群小姐中,没有会游泳的,我的小丫鬟言言哭了起来——老天啊我被淹得厉害,一时间看过的自救知识都忘了个精光,不会因为我强行改人设,提早领盒饭了吧?如果我失去了做白月光的资格,在小说里,我是不是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一时间也死了心,不再挣扎,意识逐渐模糊,只希望一醒来,我就回到了现代……无心挣扎之时,似乎有人揽住了我的腰,我的求生欲又回来了,连忙攀住了那人,那人一使力,把我从水里拉了起来「咳咳咳……」我趴着吐了几口水,然后又被人翻转了过来,悠悠醒转,入眼是一张男子的脸,我现在似乎被他抱着,第一个想法便是,这不会就是男主吧?倒是个很好看的人,只是和小说描写的不一样,他看起来并不凉薄,也不腹黑,他一双眸子清亮,反而给我一种温柔的感觉……但是,这能比我的命重要吗?「你……你……走开……」我想推开他,却发现手没有力气,动不了那男子一愣,微微笑道:「在下明律,冒犯姑娘玉体,实属无奈之举,望姑娘恕罪」「多谢明公子,不过此番怕是未遂居心叵测之人的心愿了。

」真是个明媚的女孩子,一笑起来,眼睛里都是阳光,就是这样美好的女孩,在最美好的年华里爱而不得,继而死心,再也没有这般笑意我此刻却想着另一些事情明律?姓明的?我慢慢思索着,姓明的,明玥筝……不会是……女主家的人吧?「哥哥,把这个姐姐送回去吧,不然就要生病了」说话的是个明眸皓齿的姑娘,笑意盈盈的,拿出一条手绢,轻轻柔柔地为我擦脸「阿筝,帮哥哥把马车上的披风取来」明律对着那个姑娘吩咐了一声,那个姑娘将手绢放入我手中,温和地笑了笑,便跑去取披风了「公……公子,恕……恕我冒昧,令妹……」我断断续续地说不完话,纯粹是因为我被呛久了「舍妹明玥筝,总是冒冒失失的,冒犯姑娘了,我代她向你道歉」果然是女主「不……不必……我只是……从没有……见过明姑娘……好奇……咳咳咳……」「哥哥,披风来了。

「从前一起读书的,他可是佼佼者,许多功课我都是抄他的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撕毁给人们看明律小心翼翼地用披风将我包裹起来,此时他离我很近,我能很清楚地看到他的脸,轮廓分明,书中的人大抵都是这样好看最动人的还是他的眼睛,似乎不苟言笑,却装着掩盖不住的温柔,也许是因为他声音温柔让我有这种先入为主的观念吧他的头发也是湿的,许是刚才救我的时候打湿的,一滴水从他发梢落了下来,滴在我的脸上,有些痒痒的他抱我上了马车,换明玥筝上马车扶着我,他自去驾车,将我送回了路家回到家,刚好在衙门当差的二哥回了家,看见我半死不活的,连忙叫小丫鬟们带我下去洗浴,随后请了大夫「你们这些女孩子也真是的,哪里不好,非要去湖边,还没有一个能救人的」二哥咬牙切齿地说,「这次可多亏了明律」「哥哥认识他吗?」我此刻说话顺畅了许多,虽然夹杂着些许咳嗽。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顺德800年古庙倾斜,近百吨建筑被六人拉着平移了十米
返回列表

网站地图

  • 关于鲁班
  • 集团新闻
  • 工程案例
  • 鲁班商城
  • 技术研发
  • 人力资源
  • 联系我们

会员中心

  • 注册登录
  • 账户信息
  • 我的订单
  • 我的收藏

关注我们

官方微信

联系我们

服务电话
400-882-4009
  • 邮箱:[email protected]
  • 传真: 020-85570551
  • 地址: 广州市越秀区沿江中路298号C栋15楼
COPYRIGHT © 2015 鲁班集团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0057561号 Powered By Vancheer
友情链接
  • 广州市鲁班防水技术有限公司
  • 万齐网络
  • 在线客服
    全国招商